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知识 » 正文

[期货k线]推进碳中和:数字经济能做什么

摘要:[期货k线]推进碳中和:数字经济能做什么 在这些巨头的示范和倡导之下,碳中和应该会成为数字经济领域的一个行业标准。同时,也很有可能变成一个重要的


第一个路径是减少不必要的活动。例如,过去我们要举办会议,都会选择线下进行,中间的交通就会产生很多的二氧化碳排放。而如果使用在线会议系统,相应的碳排放则会降低很多。

从逻辑上讲,“波特假说”在数字经济领域也应该适用。虽然近年来,数字经济领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只要我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支撑这些发展的技术基础其实都是建立在高耗能技术上的。当整个行业都更加重视低能耗、低排放时,这些技术基础就会得到重新审视,相应的技术创新就有可能在倒逼中产生。

第二个路径是对经济活动进行优化,减少活动中的能耗和碳排放。以盖茨在书中着重强调的水泥行业为例:作为建材行业的耗能之王,水泥生产的能耗大约占到了全球能源消耗的2%,而其二氧化碳排放量更是占到了全球碳排放量的5%。在水泥的总成本中,有60%都是能源成本。如果可以利用数字技术对于水泥行业的生产进行优化,那么不仅可以大幅度降低该行业的生产成本,提升该行业的利润,还可以有效地减少碳排放。从技术上看,这一点是完全可能的。例如,不久前就有新闻报道,国内某水泥厂通过施耐德公司提供的APC系统优化参数,就使熟料标准煤耗下降了1公斤以上,熟料工序电耗下降了0.7度/吨。

那么,在实现减排的过程中,数字经济能有什么作为呢?我想,它的作用大致上可以分为两个层面:

由于担忧更多温室气体的排放会造成未来的重大气候灾难,应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控制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浓度,已经成为了世界各国的一个共识。根据1997年制定的《京都议定书》,目前需要控制的温室气体共有六种:二氧化碳、甲烷、氧化亚氮、氢氟碳化合物、全氟碳化合物和六氟化硫。在这六种气体中,后三种产生的温室效应最容易产生温室效应。不过,在这些气体中,二氧化碳的量要远高于其他几种气体,因此其产生的温室效应总量是最大的。有研究表示,二氧化碳对气温上升的贡献占到了所有温室气体的一半以上。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现在各国在讨论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时,控制二氧化碳排放都是重中之重。

为避免这些可能的灾难变成现实,盖茨建议,不应该满足于单纯的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而应该综合动用技术、政策和市场的力量尽快实现“净零排放”。

要“减增量”,路子大致上有三条:第一条是减少不必要的活动。关于通过控制活动来减排,2020年的“新冠”疫情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自然实验。有研究表明,受疫情管控的影响,全球碳排放的总量比前一年下降了7%。第二条是对能耗进行更为合理的安排。这主要指通过技术的手段,让经济活动变得更有效率。第三条则是改变能源结构,让每单位能耗的碳排放变得更低。这一点,主要通过用核能、风能等新能源替代煤炭、石油等化石能源来实现。

早在2017年时,谷歌就已经承诺将逐步实现碳中和。它也由此成为了第一家承诺碳中和的科技巨头。为了履行承诺,谷歌进行了很多的努力。例如,它很早就自行开发了高能效的制冷系统,把其数据中心的耗能量降到了行业平均值的一半。在2016年时,它又联合DeepMind,用人工智能技术对数据中心的能耗进行了优化,由此降低了30%的耗能。与此同时,谷歌还积极通过购买与自身能源消耗量等量的可再生能源、推进可循环战略等方式辅助降低碳排放。到去年为止,它已经基本实现了本公司层面的碳中和。

让我们先看一下第一个层面,从事数字经济的企业对自身实现碳中和的努力。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最近几年,这事实上已经成为了国内外科技巨头共同追求的一个重要目标。

一个例子是人工智能。最近几年,人工智能获得了非常迅猛的发展,像GPT-3等超级人工智能不仅已经可以写出非常高质量的文章,甚至还可以按照人类的要求,自行编写程序解决问题。然而,支撑这些高性能的基础理论——机器学习,其实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东西了,只不过当时人们并没有能力搜集如此多的技术,也没有如此高性能的计算机来进行学习。从这个意义上讲,当前所谓的人工智能突破其实更类似于用几十年前的小舢板拼成了一个大船,而不是从一个小船进化成了航母。这种外延式的进步决定了要使用该技术的成本是十分高昂的。曾经有人做过一个估计,如果要用GPT-3去训练一个AI,它花掉的能量可能要比一个人开一辈子车花掉的能量还多。不过,在现有的条件下,人们是不太有激励去对人工智能的基本原理进行重新思考,找出更有效率的路径的。因为在现有的能源价格之下,继续在既有路径上加大计算量的成本要远小于探索新的技术路径的成本。但如果整个数字行业都对环保和减排更加重视,减排的开支被打入成本,那么情况就可能不一样了。人工智能行业很可能会因此而重新思考其自身的技术基础,找到一条更为节能的技术路径。

盖茨将气候灾害和当前的“新冠”疫情进行了对比。在盖茨完成本书时,全球因“新冠”而死亡的人数已经达到了60万,死亡率为十万分之十四。而据盖茨的估计,如果全球气候变暖的趋势不改变,到2060年时,气候灾难所造成的死亡率就会超过“新冠”;到2100年时,气候灾难的致命性将会达到“新冠”的五倍。除了对生命和健康的影响外,气候灾难还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盖茨认为,在未来的一二十年中,气候变化造成的经济损失将相当于每十年暴发一次与“新冠”规模相当的大流行疾病。如果气候变化的趋势不被扭转,那么到本世纪末时,情况将更为严重。

面对一众数字经济大佬们的表态和承诺,很多人不禁要问,环保的事情,数字经济领域的人怎么就这么重视了?真要搞碳减排、碳中和,数字经济又能为此作出哪些切实的贡献?当数字经济领域的企业都把降低碳排放作为了一个重要目标,会对整个行业的竞争格局带来什么?今天,就让我们来聊聊这些事。

减增量、压存量:碳中和的逻辑

数字经济在推进碳中和中的可能作为

碳中和将如何影响数字经济

第二个层面则是数字经济部门对非数字部门提供支持,为全社会范围内的碳中和作出贡献。盖茨在他的新书中,曾建议从供给和需求两个角度来考虑减排措施,数字经济对于全社会范围内碳中和的贡献也可以从这两个角度来思考。其中,在供给侧,数字经济的作用主要是为减排提供重要的技术支撑,从而为减排提供“推动”力。而从需求侧看,数字经济的作用主要是通过提供激励,来改变消费者、投资者,以及企业的动机,促使它们的行为更好地围绕着碳中和这个目标。

当然,相比于供给侧,数字经济在需求侧可以为减排所作的要更多:

1995年时,战略管理大师、著名的“五力模型”的提出者迈克尔·波特(MichaelE.Porter)曾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过一篇题为《绿色与竞争:结束僵局》的论文。在论文中,波特分析了环境管制政策对于企业竞争力可能造成的影响。在他看来,环境管制的效应是分短期和长期的。从短期看,环境管制会增加企业的成本、降低企业的竞争力;但从长期看,环境管制却可以倒逼企业进行技术革新,选择更为廉价而环保的技术,这时其竞争力就会随之提高。在环境经济学领域,波特的这个观点被称为“波特假说”。后来有很多经济学家对“波特假说”进行了检验,结果证明在很多行业,这个假说都得到了很好的验证。

数字经济如何促进全社会的碳中和

一方面,数字技术可以为消费者提供有效的激励引导,促使他们的行为变得更为环保。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曾经提出过一个“助推”的理论。这个理论指出,人的很多行为都会受到十分微小的动机的影响,因而只要对人的动机足够了解,就可以通过微小的政策设计去引导人们的行为。具体到减排,其实很多人从本心上都是愿意对其予以支持的,但问题在于,很多时候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行动,而在行动之后,也很难看到相应的反馈。在这个时候,如果可以把他们活动的碳足迹通过数字技术告诉他们,让他们即时看到自己的环保行为的后果,就可以大幅提升他们配合减排的积极性。例如,我们熟悉的“蚂蚁森林”就是一个很好的尝试。从设计上讲,蚂蚁森林其实非常简单,仅仅只是把人们的环保行为进行了数字化的积分,并用“种树”这种形式进行了一个虚拟的呈现,最后在虚拟树养成之后,再种植一棵真树作为奖励——整个产品在技术上并没有什么革命性创新,在运作成本上也很低。但是,就是这么一款产品,所收到的社会效益却很可观。据报道,到2020年9月时,蚂蚁森林造林超过了2.23亿棵,造林面积超过了306万亩。


本文网络收集整理,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期货k线]推进碳中和:数字经济能做什么

上一篇:[学习股票知识]深圳瑞捷上市首日涨14% IPO超募3亿一创投行赚0.
下一篇:[什么叫对冲基金]华宝现金添益A(511990)行情走势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猜你喜欢


二维码